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关于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12)
【关于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12)
 字数:10547
 

               第十二章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自己最近有点看不透张灵儿了。明明我们在一起生活了 十多年,连她七岁了还尿床过我都一清二楚,因为当时还是我帮她洗的床单。张 灵儿对我也相当了解,连我是个足控这个秘密她也清楚的知晓。按理来说,我们 两应该没有什么隔阂啊。但为什么最近有时候看着张灵儿的背影我会产生一种与 她不在同一个世界的感觉。是因为她太过于优秀,光芒万丈,而我只不过是一个 平凡的路人一样的角色的原因吗?
 
  不,我隐隐感觉这其中没那么简单。仔细想想,我第一次在张灵儿身上感觉 到距离感是她升入高中,进入我所在的悦河中学的时候吧。而且这么回忆起来的 话,张灵儿对我的捉弄逐渐升级也是她升入高中才开始的。
 
  不小心被张灵儿发现我是足控是上初中的时候,那时我读初二,她上初一, 但她顶多是时不时的借此来嘲笑我一下,或者伸出脚来故意诱惑我,但只会点到 为止,真要碰到我的时候,她还是会有点害羞,不敢下脚,绝不会像现在这样, 做出一边踩着我,一边说着让我难堪的台词的事情。
 
  这么想想的话,那个什么「哥哥抖m养成计划」也是她上高中的时候才提出 来的。
 
  这一切似乎隐隐约约的指明了一个方向,那就是张灵儿在悦河中学读高中的 时候经历了什么,使得她变成了如今这样。
 
  那到底是什么呢?悦河中学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我尝试性的把脑海中的记忆串联起来,什么鬼「哥哥抖m养成计划」啊,叶 晓晓的事啊,不良少女三人组的事啊,谭霜雪的事啊,不良榜的事啊,等等。最 近发生的事情一件件在我的脑海中回放,我试着分析这些事件,然后找出其中的 关联性。这时,一个惊人的想法突然在我的脑海中形成。
 
  张灵儿她该不会……是因为青春期到了的吧!
 
  恩,仔细想想的话,张灵儿现在也不小了,青春期心理什么的也应该出现了 吧。她最近的行为举止之所以会变得有些异常果然是青春期心理导致的呢。 
  哈哈,真是看不透的青春期啊。
 
  我暗自点着头,为自己精密而又出色的推理感到自豪。
 
  此时的我独自正走在上学的路上,张灵儿已经一个人先走了。
 
  午后的太阳还是十分毒辣的,炙热的阳光烘烤着大地,闷热的空气紧紧的包 裹着我,热的我汗流浃背。但突然想通一件事情的爽快感还是让我心里感到无比 的舒畅,对于外界环境的酷热也没那么在意了。
 
  「他妈的!那个死丫头竟然给我玩失踪,一中午了都没看到人,害得我今天 中午被客人骂的好惨,等她回来看我不收拾她!」
 
  旁边突然传来的怒骂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回过神来朝一旁看去,却发现 竟是小安饭店的老板杵在店门口望着远处骂骂咧咧。
 
  小安饭店的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粗壮汉子,叫唐日天,接近一米九的身高, 浑身的肌肉犹如磐石一般厚实,那酒坛一般大小的粗大手掌仿佛一下就能拍死一 个人。乍一看,你可能会有些害怕这个看起来充满戾气的男人,但实际相处多了 你就会觉得这个人一身肌肉白长了。他的为人处世完全没有那种肌肉男应该有的 豪迈粗暴,相反,这是一个相当会精打细算的奸商。趋炎附势用来形容他再好不 过,他欺软怕硬,你如果跟他横起来,他马上缩的跟孙子似得。记得从前我就看 见他被一个才一米六的蛮横混子指着鼻子骂娘,他竟然还缩着脑袋不敢还手。 
  好吧,也正因为他是这种性格,我才敢若无其事的与他正常交流。不然光是 他那张凶恶的脸就足够吓退我了。
 
  我感到好奇,便凑过去拍了拍他的手臂,问「唐老板,你在这骂谁呢?」 
  唐日天一见到我,立马就露出了职业化的笑脸出来,「呦,小张啊。」
 
  因为我和张灵儿曾经多次在他家店里吃饭,所以我们也算是熟面孔。
 
  「还不是我远方表妹家的女儿,打小死了爹,去年又死了妈,便送在我家寄 养。可这丫头今天居然一中午都没有回家,他妈的!明明跟她说过要早点回家, 现在倒好,她竟然跟我玩失踪!看我不打死她!」
 
  「好啦好啦,别生气了,她又不可能不回来了,可能是今天中午有什么急事 吧。」
 
  「什么急事能比回家重要!少了她让我怎么办啊!」唐日天十分焦急的抓着 脑袋。没想到唐日天竟然会这么关心自己远方表妹的女儿,这就是爱吗…… 
  告别并安慰了唐日天后,我继续朝学校前行着,不久就到了。我看了看手机, 由于今天走的比较早,所以现在还是一点五十多,还有大把的时间让我挥霍。我 并不打算这么早就进入教室,在座位上干耗着等上课也太无聊了,所以我决定做 点什么。
 
  这时,我的目光不经意间扫到了学校角落里的小花园,脑袋里突然想起了与 谭霜雪的约定。
 
  要不去那里看看能不能碰到刘敏。
 
  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朝小花园走去。其实我自己是没什么信心能碰上刘敏的, 谁会这个时候没事做待在这种鬼地方啊,在教室里吹风扇不是舒服多了吗。我也 真是闲的蛋疼,才会这样子做。
 
  靠近小花园,我并没有直接从护栏那里直接翻进去,而是靠着记忆,顺着上 午李凯带我走的那条路进入小花园。
 
  小花园里面茂盛的树木遮蔽了天空,就连强盛的阳光也只能顺着树枝间的空 隙挤进来,在草地上投下点点星光,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威力。芳草的清香驱散了 空气中的闷热气息,使得原本烫人的热风也变得有些清凉了起来。
 
  没想到这里面意外的挺凉快的,倒是比学生扎堆的教室里要舒服一些,干脆 在里面多待会吧。
 
  这样想着,我继续往小花园的更深处走去。可谁知我刚迈出去没几步,右侧 的一片草丛后传来了熟悉的叫唤声,仔细听去,果然是刘敏。她此时似乎是在跟 别人说话,不过口气十分的冲,更像是在教训人一样。
 
  额,什么情况?难道又有哪个倒霉鬼触怒了这个脾气暴躁的不良少女?这刘 敏也真是,早上才刚刚被谭霜雪吓成那样,现在还不知道稍微收敛一点。话说这 种情况下我还要走过去找她吗?
 
  依我的性格来说肯定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不知为何,听着不远处隐隐约 约传来的刘敏的呵斥声,我的心中产生了一丝丝的悸动,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 出了自己那天被刘敏用脚践踏的画面。那一双闪着寒光的黑皮矮根鞋,那一张充 满着嘲讽笑容的面孔,以及自己那没用的样子……
 
  「咕噜。」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要不偷偷看一眼?
 
  莫名的力量占据了我的身体,使我挪动着双脚,朝刘敏声源处走去。小心的 绕过一片草丛,刘敏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已经可以看见刘敏的半截背影。我躲在 一棵树的后面,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然后悄悄的探出头看去,一小片空 地上展现的画面却让我大吃一惊,心中莫名的悸动也因为过于惊讶的情绪而消失 不见。
 
  在场的依然是不良少女三人组,刘敏插着个腰,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五颜 六色的头发披散在肩头,看起来依旧是那么的讨厌。赵燕站在刘敏的旁边,脸上 充满了小人得志的表情,十分阴险的咧嘴笑着,不知是为何。而唐月这个大姐头 呢,竟然满身污秽的趴在地上,充满活力的双马尾发型被硬生生的扯开,杂乱的 散漫在地上,漂亮的金发沾上了不少的泥土,看起来十分狼狈。唐月此时有些衣 冠不整,上身的紧身背心有明显的被撕扯的痕迹,皱皱巴巴的,一些地方还破了 个口子,缝合线都露了出来。唐月的半张脸被迫紧贴在肮脏的泥土地上,原本白 皙的脸蛋染上了不少的尘土,变得脏兮兮的,而另外半张脸竟然在刘敏的脚下! 没错,刘敏这个跟班竟然用脚践踏着自己的大姐头唐月的脸!
 
  现场的情况实在让人脑袋转不过弯来,这尼玛是演的哪出啊!跟班逆袭之战 吗?
 
  「哼哼,没想到你唐月也会有今天。」刘敏冷笑着,脚下持续施加着压力, 唐月娇美的面容夹在泥土与鞋底的中间,被踩得有些变形,疼痛让唐月不由的皱 起眉头,但她却没有发出声,也没有反抗,只是紧紧的抿着嘴巴,似乎是在强忍 着内心的某种情绪。那双微微上挑,显得十分高傲的眼睛此时却失去了神采,无 力的望着地面,一副已经坏死的样子。
 
  「喂喂,你平时不是总摆着一副高傲的臭样子吗?哼!怎么现在却像一条死 狗一样趴在地上不吭声啦!」
 
  「切!不过是靠着自己有几分姿色才攀上泰哥做你的靠山,对我指手画脚, 你真以为自己有多么厉害了啊!什么月姐,狗屎一样!」
 
  「呵呵,可是现在你那张赖以生存的脸蛋也被我踩在脚下哦,啧啧,你还有 什么本事呢?哈哈哈。」
 
  刘敏还是那样的恶毒,一边羞辱着唐月,还一边用脚用力的跺着唐月的脸, 鞋底凹凸不平的纹路深深的陷进唐月白皙的脸蛋上,留下一个又一个肮脏的鞋印。 唐月到底还是一个女孩子,这下痛的再也忍不住了,失声的叫喊了出来。
 
  「呵呵,你终于出声了呢,不然我还以为你死掉了。」刘敏根本没有一点怜 惜之心,见唐月惨叫了出来,竟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喂喂喂!玩真的啊!
 
  说实在的,见到唐月这个害我受到那场羞辱的罪魁祸首被别人如此对待,我 心里却有些复杂。有可能因为唐月是个女孩子吧,而且还长得十分标致,任谁见 到漂亮的女孩子被别人如此欺负都会心生保护欲吧。当然,除了某些特殊爱好者。 
  所以我现在有些纠结,一方面是内心产生的保护欲让我忍不住想冲上去阻止 刘敏的行为,另一方面却是自己内心潜在的报复欲望在作怪,哼,你也有今天! 这种感觉。这两种矛盾的想法交织在我的脑海里,让我无比的揪心。
 
  我日!早知道就不来这个鬼地方了,省得自己现在在这里纠结。对了,干脆 就这样,我直接离开这里,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这样就不会让自己纠结了。 
  恩,不错,就这样子吧。
 
  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刘敏又继续开口说话了,也正是这句话改变了我的 想法。
 
  「哼!有一点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明明也是个不良少女,就别他妈总跟我 装清高!明明当初是你跟我们说张星惹你生气了,可我们说要教训他时,你又支 支吾吾的不想动手,最后还是我们劝你去的。你他妈装什么装!后来我想到用那 个视频去威胁张星给我们钱,我还想着告诉你,可你他妈还教训我们,让我们不 要这样。你装什么装!你他妈如果不想当不良少女,当初就不要死皮赖脸的挤进 我们这个圈子啊!既然进来了,你他妈就别跟我装清高,让人恶心!」刘敏越说 越来气,抬起腿狠狠的踹了唐月两脚,唐月的脸因为这一下直接擦破了皮,出现 了几道血印。
 
  听完刘敏的话我脑袋一下子没转过来,什么意思?唐月她……突然,几天前 我莫名感觉到的违和感在脑子里瞬间闪过。我突然想通了什么,是啊,明明当时 唐月是来报复我的,但她却一直没有开口辱骂我或者是对我动手,反而是刘敏起 到了推动作用。那时我受到的所有侮辱性质的行为都是刘敏在做,唯一有关联到 唐月的就是舔她鞋子的时候,可那也是刘敏在逼迫我啊,至始至终,唐月这个最 应该动手报复我的人却只是默默的坐在那里,反而是刘敏和赵燕在一边虐我虐的 不亦乐乎。这就是那天感受到的违和感吗?
 
  我不禁想起了这几天在路上几次碰见唐月的情景,她每一次都是非常平淡的 对待我。而不像刘敏,那次体育课上不小心碰到了她,结果被她整得好惨。 
  如果刘敏的话都是真的的话,那么我先前对唐月不好的印象就直接被颠覆了。 
  见刘敏还准备继续踹唐月的脑袋,我的脑子一蒙,啥都没想就直接冲了出去。 
  「给我住手!」
 
  我大声的吼了出来。
 
  刘敏被我突然窜出来喊的这一声吓得僵在了原地,这一脚才没有落下来。刘 敏她们三人齐刷刷的朝我这边看了过来,一见是我,纷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张……张星,你怎么……」刘敏有些结巴,嘴巴一张一张的,显得有些紧 张。
 
  我看了看依然趴在那里的唐月,对刘问道,「这是什么情况?」唐月看到我 的出现在这里时,先是露出了十分惊讶的表情,然后神色开始变得有些黯然起来, 她突然扭过了头去,不愿意继续看着我。
 
  「额,没什么,没什么。」刘敏慢慢的从惊讶的情绪中回过神来,对着我和 蔼的笑了笑。
 
  额,刘敏竟然对我这样子笑!好不习惯,太吓人了吧!
 
  「是这样的。」赵燕站了出来为我解释道,「这个唐月非常的不识好歹,自 以为有泰哥做后盾就可以在学校里横着走,可谁知她竟然不长眼的惹到了你,她 不知道你是由雪姐罩着,泰哥知道她招惹到雪姐的人后非常生气,直接把她赶了 出去,还让我们好好的『照护』她一下。」
 
  「等等!这个雪姐是什么人?我什么时候被这个人罩了啊?」我本来的目的 是喝住刘敏,阻止她继续欺负唐月。刚才躲在树后面听见的话已经让我对她本来 就不高的好感度降到了零点。结果赵燕突然给我这么解释一通却转移了我的注意 力,那个突然出现「雪姐」让我感觉莫名其妙的。
 
  「呵呵。你还跟我们扮猪吃老虎,今天上午来帮你的那个女生就是雪姐啦, 怪不得可以秒杀李凯呢。」赵燕笑着对我说。
 
  什么!谭霜雪原来有这么厉害吗!我怎么一直都不知道,话说她都被这些不 良称为姐了,那不可能不知道不良榜的事啊。我感觉此事有些蹊跷,看来得好好 和谭霜雪谈一下了。
 
  「喂,你干嘛藏着张脸,不好意思让张星看到吗?」赵燕走到唐月的旁边蹲 了下去,她伸出手抓住唐月的头发野蛮的往上扯,唐月被逼的抬起了头来,柔弱 的头皮被拉扯的剧痛让唐月忍不住惨叫了出来。面对唐月的哀嚎,赵燕却无动于 衷,还举起了另一只手准备扇唐月的耳光。
 
  「喂!住手!」眼见唐月又要被打了,我连忙大吼一声,喝住了赵燕。她的 手停在半空中,有些不解的看着我。
 
  「你们……」我正想继续说话,可一旁的刘敏突然窜出来打岔,「哦,我知 道了,张星是想自己亲手来报复唐月吧。」
 
  「也对,这样才更加爽快呢。」赵燕也在一旁附和着。唐月听到她们的话后, 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那张被迫正对着我的脸上写满了绝望。
 
  「你们……」刘敏和赵燕的言行让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你们这些家伙别给 我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啊!怎么什么罪都往唐月身上推,搞得好像当初你们没有 欺负过我一样!」
 
  「不是……那……那个,那时是唐月指使我们这样做的嘛。」刘敏有些慌张 的辩解道。
 
  「是啊是啊。」赵燕也一副笑呵呵的样子。
 
  简直无耻!我被她们的样子恶心到了。我看了看依然在那里沉默不语的唐月, 不知为何突然心生一种愤慨的情绪,为什么唐月你都不出来为自己辩驳一下! 
  我强忍着心中逐渐升腾的怒火,咬着牙,双眼紧紧的盯着刘敏与赵燕,「我 听到你们刚开始的对话了,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大概也知道了。」
 
  「额……」刘敏和赵燕一听,顿时脸色就僵硬了起来,她们有些神情紧张的 看着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
 
  看着她们对我忌惮的样子,我心里的疑惑更多了,谭霜雪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那为什么她今天上午站出来的时候,这刘敏一副完全不认识她的样子。到底是怎 么回事?
 
  虽然我生气是有些生气,但说实在的,要我对一个女孩子动手我还是有些下 不去手。紧紧的咬了咬牙,我无奈的看着身体有些微微发抖的刘敏和赵燕。 
  「你们走吧,不要再来找唐月的麻烦了。」
 
  「恩……」刘敏和赵燕一听,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看我,她们不敢相信我会 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们,因为在她们不良的世界中,如果遇到这种事情,下场一定 会非常凄惨。稍微愣了愣,她们只能面色复杂的点点头。
 
  「哦,对了,你们等下!」
 
  我突然想起了和谭霜雪的约定,连忙叫住了正准备转身离开的刘敏,赵燕。 
  「你们知道怎么进入不良榜吗?」
 
  「什么?」刘敏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她微微呆了呆,理清我刚才话的意思后, 才有些古怪的看着我,「只要打败了不良榜上的不良学生就可以取缔他的排名, 进入不良榜了啊。你要进入不良榜吗?」说完,她突然反应过来,连忙的摇着头, 「不不不,我可不是嘲笑你自不量力,只是这不良榜上的人物个个都凶狠无比, 你的话……」刘敏的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差不多已经表达出来了,还不就是想说 我是个战5渣,你先前的声明其实就是你内心的真实想法吧!
 
  没想到我竟然被别人这么小看,好歹我也是个男人,怎么可……脑海里突然 出现了谭霜雪几脚将李凯击败的画面。
 
  额,好吧,我的确是个战5渣。
 
  「不是我要进入,我自己几斤几两,自己还是很清楚的。」我有些郁闷的说 着丧气话,「是谭霜雪啊,她想进入不良榜。」
 
  「你是说雪姐?」刘敏惊讶的看着我。
 
  我说咱能不能不要叫的这么尊敬好不,加个姐字听起来好奇怪啊!
 
  我心里默默的吐着槽。
 
  「不是,雪姐不是早就在不良榜上了吗?」刘敏接下来的话却犹如晴天霹雳 一般让我大吃一惊。
 
  什么?刘敏她说什么?谭霜雪早就在不良榜上了?
 
  「排名第二十,称号幽莲。她一直都很低调,所以很少有人知道她的真实样 子,我也是后来在泰哥那里才知道雪姐原来就是幽莲。」
 
  「……」我感觉这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一方面是谭霜雪表现的完全不知道不 良榜的样子,还让我帮她问如何进入不良榜,而另一方面,刘敏又称谭霜雪早已 经在不良榜上了,而且还排的这么高。
 
  喂喂,这是什么情况啊!是有人对我说谎了吗?为什么要对我撒谎啊,对我 撒谎有什么好处吗!我感觉自己现在无比的混乱,两种相对立的结论纠结在一起, 脑海里像是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样。
 
  算了,不管了!待会一定要找谭霜雪好好谈谈。现在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吧。 
  「好了,你们走吧。」我现在有些乱,不想再多说话了,直接挥挥手让刘敏 她们的离开了。
 
  刘敏和赵燕走后,这里就只剩下我和唐月了,她依然趴在地上默不作声,背 对着我,没有想要起来的意思。
 
  气氛不由的变得尴尬起来,我忍不住挠了挠头,站在原地僵了半天,最终只 能无奈的主动上前去问情况了。
 
  「那……那个……唐月?」我小心翼翼的弯下身子,朝唐月的背后凑了过去。 
  「……」
 
  沉默,唐月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我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稍微紧了紧拳头,我只能下定决心绕到唐月的正面 去了。
 
  可就在我绕到一半的时候,唐月突然把脑袋抬了起来,她紧咬着牙,双目瞪 圆,恶狠狠的瞪着我。那样子简直恨不得要把我吃掉。
 
  「怎么样!你开心了!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风水轮流转是吧,你现在就狠 狠的嘲笑我吧。」唐月带着哭腔大声的吼着,那副无力娇弱却故作坚强的样子惹 人怜惜。
 
  「不是,我没有。我绝对没有要嘲笑你的意思。」我摇着手拼命解释着。 
  「哼,少在这假惺惺的装好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好人,你们都是坏蛋, 抛弃我的妈妈是,只会利用我的舅舅也是,见风使舵的刘敏和赵燕都是,你们都 是混蛋!」
 
  「……」
 
  看见唐月这副疯狂的模样,我有些默然。隐隐感觉她应该也是经历了不少的 事情才会说出这种负面的话来。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劝说她,我的口才本来就不行, 而且看她现在的状态也不像是能听的进别人的话的样子。
 
  我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些发堵,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席卷着我,将我淹没。
 
  我现在能做什么?
 
  只有那样了……
 
  「都是混蛋啊!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好人,那些什么狗屁慈善家也不过都是 为了获得一些名声,你也……啊,变态啊!」唐月低垂着脑袋,有些情绪激动的 大喊着,可喊着喊着她突然感觉有点不太对劲,怎么感觉有人抓着自己的脚?她 扭头一看,没想到竟然有个人正抱着自己的右脚,还伸着舌头卖力的舔着鞋面, 当下就吓得大叫了出来。
 
  这个人自然就是我。
 
  「没错,我才不是什么好人,这个世界上没有好人!」见到唐月叫出那个关 键词之后,我马上放开了唐月的脚,抬起脑袋认真的看着她。我用力的拍了拍自 己的胸脯,「我是变态!」
 
  「我既不是什么假惺惺的好人,也不是什么想要嘲笑你的坏蛋,我只是一个 不想看见女孩子伤心的单纯的变态罢了。」
 
  「我是变态,我是变态,我是变态!所以,相信我,我绝对不是来嘲笑你的, 我只是来尽一个变态的职责,不让女孩子伤心的职责。所以,请相信我,我是站 在你这一边的。」
 
  「……」
 
  虽然自顾自的说了一些漂亮话,但我的心里还是很忐忑的。唐月会对我说的 这些话做出什么反应呢?她会不会觉得莫名其妙?也是啊,这是什么鬼话啊!什 么我是变态,变态宣言吗!绝对会被当成怪人的吧,干脆直接报警来抓人吧! 
  我去,好后悔,好羞耻,好想死。
 
  这还没等到唐月对我有所反应,我自己就先没了自信,回想着自己刚才那段 不知道是什么鬼的胡话,我的脸有些微微发烫了起来。
 
  我到底在干嘛啊!
 
  内心彻底抓狂了。
 
  「你……你你……你在说什么啊!」
 
  果然被吼了呢,说出这种让人费解的话,被对方吼也不奇怪呢。
 
  由于我正陷入了一种极端的负能量状态,意识消沉的我并没有注意到唐月吼 人的语调有些奇怪。
 
  「那那那……那个,你刚才说和我站……站一边的话……是真的吗?」
 
  是啊,像我这种无关紧要的路人角怎么可能说出什么可以打动别人的话呢。 认清现实吧,嘴炮可不是我这种角色可以驾驭的了的东西啊,那可是主角的玩意, 是个比我这种东西要高好几个等级的存在。
 
  越陷越深的我完全没有注意到眼前的唐月脸上有些微微发红,双目闪烁不定, 一副心虚的样子。
 
  「哼……哼,作为一个变态,还真有脸说这种大话呢!」
 
  唐月继续自顾自的说着,她好像察觉到了自己的心虚,急忙调整自己的表情 和语气,习惯性的摆出一副强势的样子出来。
 
  可是,没有人搭理她。
 
  唐月这才发现我一副神游的样子,嘴巴里面喃喃着,注意力根本就不在这。 
  「你这个变态!」唐月瞬间就怒了,她直接飞起一脚踹在我胸口上,把我踹 翻在地上。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唐月已经从地上起来了,她伸出右手稍微捋了一下 自己散乱的头发,然后俯视着坐倒在地上的我。她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到平常的 样子来了,只是眼睛微微有些发红,看起来有点憔悴。
 
  「你……」我有些呆呆的望着唐月,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就恢复到平常的样 子来了。不过这是好事啊,看到她已经没事的样子我就放心了。
 
  唐月没有要跟我说话的意思,她只是静静的看着我,用那双上挑着充满迫力 的眼睛朝下的看着我,一边朝我这边走来。不知为何,我在她身上感受到了久违 的压迫感,可能是因为我正坐在地上仰视着她的原因吧,我不禁往后挪了几步。 
  但是唐月几步就追了上来,她停在了我的面前,双脚就踩在我胯前几厘米的 草地上,那对白花花的大腿就挡在我的眼前。由于离得很近,我得十分费劲的抬 起头才能看见唐月的脸,她的身影在我的眼前被放大了几倍,显得我自己特别的 渺小。
 
  我的眼神有些发虚,心里已经有些不敢再继续看唐月的眼睛了。也正是这时, 唐月突然自己扭过了头去,我有些纳闷,再瞧了瞧,却突然发现唐月的耳朵不知 何时变得红通通的,细细看去,唐月的身体也在轻微的颤抖着。
 
  额,什么情况?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唐月突然往后跳了一大步,瞬间离我远远的。这时,我 才看到唐月的侧脸已经红的不像话了。
 
  我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你……」「烦死了,别跟我说话!」
 
  可我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唐月硬生生的吼了回去。吼完,唐月就保持着 那个样子站在那里,脑袋朝向一边,不再搭理我。我被她这么吼了一嗓子,整个 人都蒙了,不知道自己又是哪里招惹到了她。
 
  喂喂喂,这是要闹哪样啊!唐月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态度突然就变得这么奇 怪了啊!
 
  「铃铃铃……」
 
  就在现场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尴尬的时候,上课铃突然响了起来。我从来没有 像现在这样发自内心的感谢上课铃,这响彻校园的声音打破了我和唐月之间僵硬 的气氛,让我第一次觉得这声音格外的悦耳。
 
  「额,那个,唐月同学……好像上课了呢……那个,要不要先回教室?」 
  我鼓起勇气试着重新和唐月搭上话。
 
  「……」
 
  可唐月压根不给我面子,继续瞥着脑袋,没有回话。
 
  我去!这要怎么继续下去啊。
 
  「可…………可…………可以…………」
 
  就在我没有办法的时候,我突然隐约的听到了唐月的声音。
 
  我疑惑的抬着头看去,发现唐月的嘴唇正在一张一闭的开合着,似乎是在说 什么,可是声音实在是太小了,而且断断续续的,根本不知道唐月在说什么。 
  「你在说什么?」我忍不住想要站起来去听,谁知唐月察觉到我的行动之后, 脸上马上露出了慌张的神情,她想都没想就直接抬起腿踹在了我的肩膀上,把我 重新踹倒在地上后,她好像还不放心似得,干脆把脚用力的踏在我的胸口上,将 我钉在地上,使我无法起身。
 
  唐月快速的做完这一切后,还十分凶狠的瞪了我一眼,指着我的脸大骂着, 「谁……谁让你起来啦!」她的脸不知为何越来越红了,仿佛捏一下就可以滴出 血来。
 
  「不是,你刚才不是想说什么吗,我只是想听清楚你说的话而已啊。」我内 心感到十分郁闷,自己只是好奇而已,谁知道唐月她会有这么大反应。
 
  看着正踩在自己胸口上的小脚,我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感觉自己最近 老是被女生踩这个地方啊,而且每次被踩我都处于一种不能反抗的局面,比如这 次,我生怕自己乱动一下又会刺激到唐月,使她做出更过激的行动。
 
  唐月听了我的话之后陷入了迷之沉默,她突然再次扭过头去不让我看见她的 表情,但是我看见她的肩膀在轻微的颤动着。不知过了多久,她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转过头来。此时的她看上去又恢复到了平常的样子,表情非常的冷淡,她静 静的看着脚下的我,然后问道,「上课了吧?」
 
  「……」
 
  不知为何,我隐隐有些蛋疼,突然有点不太想回答唐月这个问题。
 
  「快回答啊!」
 
  见我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唐月的脸上瞬间就挂不住了,她的眼神慌乱 了起来,小脸也一下子红了,她恼羞成怒的跺了我一脚,大声的吼着。
 
  「好好好,我回答,我回答。」我怕唐月又跺我的胸口,刚才那一下差点没 把我跺的岔气了,连忙回答道,「是的,已经上课了。」
 
  「恩……恩!这样的话,我就……我就大发慈悲的陪你去教室吧。」唐月仰 着脑袋高傲的说着,只是不知为何,越说到后面,她的声音就越来越小,到后面 简直跟蚊子叫一样。幸好我非常认真的在听,并且结合前面的语境后才勉强知道 了唐月话里的意思。
 
  「好啊,那你就大发慈悲的陪我去教室吧。」为了不再发生什么其它的状况, 我只能顺着唐月话里的意思说下去了。
 
  「哼……那你起来吧。」
 
  唐月这才挪开了自己的脚。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自己被唐月踩过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明显的鞋印,为了不 让别人误会,我连忙用手拍掉了胸前的鞋印。幸好今天是个大晴天,唐月的鞋底 没有沾上水,不然肯定会非常难弄干净。
 
  唐月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等我弄好后,她突然伸脚轻踢了一下我的鞋子, 我扭过头看她,却发现唐月低着脑袋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她时不时抬头看我一 下,又马上低下头去,小脸微微有些红润。终于,她好像鼓起勇气一样,盯着我 的眼睛。
 
  「那个……你是抖m吧,喜欢被女孩子欺负的那种对吧,是个变态对吧。所 以……所以……」唐月的声音越来越小,「所以我刚才踩你是在满足你哦,你不 会生气对吧,对吧?」
 
  「……」
 
  看着唐月那期盼的眼神,我不禁莞尔,没想到唐月竟然也会露出这种小孩子 一样的表情出来。当然,如果没有那些多余的前缀就更好了。
 
  「恩,我不会生气的。」
 
  我微笑着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