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淫魔的果实之校园篇】(11-12)(完)
【淫魔的果实之校园篇】(11-12)(完)
 字数:12070
 

               第十一章节
 
  江秀容说着双腿并拢,气息微屏。刹那间她的整个人显得恬静而充满活力接 着左腿脚尖点地,右腿轻踢高举过顶,然后双劈交叉抱住高举的右腿,螓首微侧, 整个体态优雅柔美的像一只美丽的天鹅。
 
  黄主任是个俗人,一个俗不可耐的人。他所欣赏的并不是这美丽的体态。而 是江秀容那高举的美腿!他整个人几乎贴到江秀容身前,大手在江秀容右腿的小 腿肚上轻轻抚摸着。那青春的充满活力的肌肤像缎子般光滑,让他粗糙的大手倍 感舒爽。
 
  他的手腿着小腿渐渐向下,抚过紧绷的膝内侧,抚过白的眩目的大腿……继 续向下!而他的人也随之慢慢下蹲……渐渐的,黄主任的大手摸到江秀容大腿内 侧最敏感的箕门附近箕门穴附近皮下组织脂肪较厚,因此手感特别柔软娇嫩。内 有股前皮神经、隐神经与其伴行的大隐静脉,及该静脉与深静脉的交通支。大腿 筋膜内侧与前面较外侧薄弱。向上可放射到大腿内侧及腹股沟会阴部,向下可放 射到踝。所以不管男女,这儿都特别敏感!轻轻抚摸会全身酥麻。而且此穴对应 着泌尿生殖系统。刺激此穴很容易引起正常的生理反应。
 
  黄主任早已是风月老手,自然知道此处是女孩敏感的地带。反复用手指肚轻 轻摩梭着。江秀容只觉全身流过一阵阵电流,全身不由轻轻一颤。
 
  黄主任的手渐渐的摸到江秀容大腿根部。
 
  江秀容的一颗心不由吊到嗓子眼里,因为那里已无限接近少女下体最隐私部 位。虽然穿着练功服,但是那薄薄的紧身料子只能是聊胜于无!而且这时高踢腿 的动作拉得很开,让下体更就不多的布料更是紧窄。本来二寸左右这时已缩成不 到一寸!已经不能包容整个私处,只是勉强挡住最隐秘的溪谷。想到这里,江秀 容差点哭出来。
 
  她的心里很矛盾。本能让她很厌恶,盼望黄主任就此停手,不要再向下继续。 但是想到此来的目地又希望他继续下去黄主任的手继续向下!在江秀容的腹股沟 上抚摸。
 
  人体的大汗腺主要分布在腋窝、鼻翼、外耳道、腹股沟、会阴部等处。刚才 江秀容浑身大汗,腹股沟处此时依然滑腻,汗液中分泌着浓郁的少女特有的体香 和轻微的酸味。这股混杂在一起的味道,让黄主任兴奋的两眼冒光。他把鼻子凑 近,在上面贪婪的嗅着。
 
  江秀容只觉温热的呼吸喷在自己的大腿间,看到黄主任贪婪的闻着自己腹股 沟内汗液的味道,后来甚至用舌尖舔食,不由觉得一阵恶心。
 
  黄主任越舔越兴奋,额头鼻尖都渗出汗珠。忽然他左手猛然拉住江秀容腹股 沟侧练功服的边缘,然后向旁边一扒少女的柔美粉致的私处,赤裸裸的暴露在这 个丑陋的老男人的眼前不知怎么的,江秀容眼前忽然浮现出李维的微笑,然后心 中一酸,无声的眼泪「啪啪啪」顺着面颊向下滚落着……黄主任是风月老手,并 没有直接触碰江秀容私处,那样会让这受惊的小白兔吓了。他只是欣赏着,然后 慢慢的嗅着少女下体诱人的体香。温热的呼吸轻轻的喷在柔软的私处,慢慢的江 秀容忽然有一种麻麻的感觉,下面竟然有些湿润了!
 
  当然这是刚进门时,喝的那杯「茶」开始起作用了!
 
  江秀容的嫩蛤如同小馒头般,鼓鼓的,中间那道诱人的缝隙本来闭合紧紧的, 此时竟然微微张开,露出让人热血沸腾的一线粉红。再加上一条美腿笔直的站立 着,而另一条美腿无助的被主人拉伸到头顶,在腿弯处和腹股沟形成优美而性感 的弧线,让所有雄性内心深处淫虐的欲望都被激发出来。
 
  黄主任两眼都直了!「练体操的就是好呀!」虽然「久经沙场」并且尽力克 制自己,但此时还是忍不住轻轻在那一线粉红上轻轻一舔,那里的肌肤滑嫩的就 快像融化似的。黄主任有一种错觉,如果自己放口一吸会把整个雪蛤上美肌都吸 下来!
 
  少女的胴体本就敏感,再加上刚才那杯茶让她的身体加倍敏感,江秀容檀口 中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同时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颤,温润的液体在雪蛤的中 间凝结成一颗绿豆大小的露珠。这娇呼清纯中带着性感,倔强中带着屈辱的服从。 和这眼前的画面让黄主任一瞬间达到情欲的顶峰,下体一热,竟然射在裤子里! 
  「这种感觉真是让人好怀念呀!还是当初情窦初开时吧,那个无知的少年, 在突然看一场乡下的艳舞时,忍不住射了一裤子!」黄主任心中感慨起来。忽然 心中一股柔情升起。本来他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女孩!但这时只想好好疼爱她。 
  黄主任的舌头在江秀容白嫩的大腿内侧,隆起的私处两侧划动着,却并不进 攻中间。江秀容觉得柔滑的舌头温暖而软滑。整个人很舒适,隐隐有一股快感。 慢慢的竟然期待那舌头伸进自己里面!这种想法让她自己都吃了一惊,粉靥一红! 
  听着江秀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黄主任猛然把整个舌头都伸了进去,而牙齿 在粉红的阴蒂上轻咬着。这突然的强大刺激让,江秀容忍不住一声惊呼,一股阴 精猛得喷出来,喷了黄主任一头一脸。而且有一小半喷到黄主任的口中,江秀容 吓坏了,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黄主任却陶醉的咽下口中的液体,说道: 「很好!这样很好!太美妙了!继续!」说着像个从沙漠中刚刚走出来喝了一百 年的狗,扑在黄主任的跨间拼命舔着,几分钟的时间竟然吸溜吸溜的把里里外外 的液体都舔得干干净净,不留一丝。整个雪蛤,连同腹股沟,甚至阴阜都被黄主 任仔仔细细舔了一遍,阴精混合着微汗,发着涩中带酸的滋味,回味之间却又有 一股木槿花般的香甜,这应该是江秀容独特的体味。被舔舐过的地方,在日光灯 的照耀下,泛着水灵灵的光。黄主任整个人都看呆了,刚刚喷射过像死蛇般的那 话儿,立即又高昂起头!
 
  「这简直是一块玫宝,甚至是艺术品!」黄主任整个人就这样呆呆的看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不知不觉五六分钟过去了!
 
  雪蛤一直被黄主任温柔的舔舐,突然空荡荡的,让江秀容有些不适。江秀容 迷迷糊糊之间,伸出比葱儿还细巧滑嫩的手指,轻轻的伸到下体,在粉红的雪蛤 入口边抚摸着。黄主任整个眼瞪得快要出来了!纯如天使的容貌与胴体却做出如 此淫荡的动作,这一极不和谐的反差场面,产生的视觉冲击更是让人无法抵抗。 黄主任觉得整个人兴奋的都快爆炸开来!
 
  江秀容知道只有让黄主任爽了高兴了,开心了,李维才能安全!
 
  在药物与心理的双重控制下,她更是意乱情迷,檀口微吐,发出荡人心魄的 娇吟。而细若嫩藕的第一指节,突然伸进雪蛤之中,然后整个人猛然一阵抽搐。 嫩蛤中雪藏的花蕊,在兴奋下也蓦然开放,从阴阜间探出头来!
 
  那雪白赤裸的胴体,乌黑的阴阜,再加上缓缓变大,探出头来的粉红豆蔻, 交织成一幅难以言喻的画面!
 
  黄主任本已兴奋到快爆炸了。这时看到此景!真的爆——炸——了。
 
  是的,黄主任下体的火山再次激烈的喷发着!黄主任虽想停止,却怎么也停 不下来!
 
  他迅速的脱下裤子,那话儿还在不停激烈的喷薄着。有一股冲天而起,喷出 一米多高,射在江秀容动人的红唇上。黄主任火急火燎的想把下体凶猛的插进柔 嫩的雪蛤中,但江秀容是依然保持着单腿站立的姿势,而江秀容的个子高挑,位 置较高。黄主任踮起脚,够了几次都没能插进去。但阴茎摩擦着江秀容雪白的大 腿内侧,那柔滑如丝,嫩如凝脂的感觉让黄主任再次进入高峰。第三波火山再次 爆发!这一次的刺激因为不但声色味,更加上那话儿的直接刺激,强度更大!一 股股的白浊的液体像高压水枪般不停的喷射着。正常男人射精时间持续5- 7秒 左右。而这一次黄主任整整射了二十秒!江秀容光滑平坦的小腹,浑圆结实的大 腿,都挂满!而柔嫩的雪蛤及其周边更是重灾区,顺着耻骨会阴一滴滴向下滴落 着。
 
  黄主任觉得整个身体都被掏空了!黄主任毕竟上了年纪,短时间这三轮激烈 爆发,让他再也站立不住,直接坐倒在地,一手扶着江秀容美腿,大口的喘息着。 
  江秀容蹲下来,焦急的说道:「你怎么啦?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 
  黄主任看着江秀容绝美无邪的面庞,纯真的就像未经人事的xiao女孩, 但就在这张脸上和嘴边,却挂着几绺精液!黄主任忽然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升级, 有一种久违的叫做爱的东西好像慢慢升起,男人因性而爱。而这种爱,让性更加 的强烈!此时,黄主任忽然觉得下体又开始火热。
 
  「夭寿!再这样搞下去,真要完蛋了!」黄主任忖道。他连忙疼爱对江秀容 说:「你做得很好!」
 
  小树林事件就这样解决了。
 
                决战
 
  一连好几天都没见到同桌「老韩」来上课,我有点奇怪,他到底怎么了?逃 课也不能逃得这么凶吧?而且他应该知道政治经济学的课是逃不得的。政治经济 学的李老师是有名的「捕神」——抓逃课和考试作弊的人是他一绝。再说老韩学 习一向都是很认真的呀!
 
  这天下午没有我们班级没有课,大部分人都出去玩去了。我在洗衣服。正洗 着,忽然看到楼梯那边一个人影一闪。我一抬头正是老韩。他的脸色苍白,神色 很是紧张。我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他吓了一跳,回头看是我才松了一口气。 我问道:「你怎么了?几天没有上课,我到处找你都没找到!」他闪烁其辞的说 道:「没……没什么,我在外边玩的。」我把他拉到宿舍里,看着他说道:「不 对!你一定有什么事!而且一定是麻烦事!告诉我,或许我能帮得上忙。」他心 不在焉的说道:「没什么事,……没事」我有点恼怒的说道:「我俩是不是好友?」 在我的一再追问下他终于说出了实情。原来他上南京打工出了事。他起先只知道 是替下关区一个叫李威的做送货上门的事,也不知道送的是什么。有一次中途上 厕所,不小心把包装盒摔坏了,他才发现那东西居然是毒品!他吓得连忙把那包 毒品扔进了抽水马桶里。这几天他又怕别人来找他算帐,所以一直不敢来上课。 我心想这些家伙果然想得绝,让学生夹带毒品,而且不让他知道,这最不容易被 查到。我问老韩道:「那毒品大约有多少?」老韩说道:「大约有一小包方便面 大小 .」我心中一沉,知道他这个祸是闯大了,这么多毒品要值多少钱?那个叫 李的不会放过他。而且这些贩毒品的都是心狠手辣之辈。我知道我也帮不了他。 于是准备和他一起找俊哥帮忙。老韩是文学社的,俊哥也认识。
 
  找到俊哥后,我把事情向他说了一下。俊哥皱着眉头说道:「这事很是棘手! ……而且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路。」他沉吟了一会儿又向老韩问了一些详细的情 形。最后他说道:「这两天你最好不要露面,我让『东南一鹤』李西华打听一下 对方的底细。他是南京本地人,又住在下关区,多少能知道一些什么来」
 
  过了两天俊哥满脸沉重的找到我们。对我们说:「那个李威是『金陵帮』的 一个小头目」我讶然接口说道:「金陵帮?金陵帮在南京可是威名赫赫,声势极 大。隐然是南京第一大帮」俊哥说道:「好在李西华认识金陵帮中的一个人。我 已约他们谈判。」希望能够和平解决。谈判的时间是星期天,具体地点李西华知 道。我们只要到南京找他就行了。
 
  星期天老大约齐了人手,———黄帮主知道消息后带了副帮主也前来助阵。 一行八人到了南京,会同李西华一同向约定地点走去。一路越来越见荒凉,我心 中莫名的有些紧张。早晨天已有些阴。这时天色越见黑沉起来,暴雨前的沉闷空 气让人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压抑感。我们每一个人都知道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 角色,———金陵帮。
 
  金陵帮是南京各大帮派的老大。金陵三少中有二人在金陵帮。一个是正帮主, 一个是副帮主。他们手下除了心狠手辣的四大凶徒外,金陵十三太保中也有七人 加入了金陵帮。这四大凶徒分别是雷石虎、李玲、刘亚风、陈建国。这四个人都 是亡命之徒。据说每人手上都有几条人命,只不过一直做得很隐秘,没人能抓住 他们的把柄而已,而且更重要的是有高干子弟的金陵二少在上面罩着,自然没事。 
  我的心不由有些忐忑起来。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大阵仗。我紧紧跟在俊哥 和金刚的后面。俊哥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一改往日温和的神态,薄薄的唇紧抿 着,挺拔修长的身形在狂风中傲然而立,柔顺的长发随风而舞,飘逸自如。我忽 然觉得他整个人就像一只潇洒隽朗矫然不群的凤凰!金刚紧紧跟随着俊哥。他那 棱角分明的脸上充满了坚毅断决,一往无前的神情。他的刚硬的头发被吹的全部 直立起来,显得乱蓬蓬的。他的步履大而沉重。如果说俊哥是一只骄傲的凤凰, 那么金刚则是一头雄壮的猛狮!
 
  我紧张的心情忽得舒缓了许多。是呀,有他们在,还有什么不可战胜的困难 呢?
 
  四面的天空乌云越来越浓,黑漆漆低沉沉连成了一大片。而在这一大片的边 缘,则是一线明空。这种极鲜明的对比给人以一种巨祸将临和世纪未日般的感觉。 
  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对方还没有来。为了以示诚意我们早来了十五分钟。可 是等了许久都没有对方人影。天空时不时传来隐隐的雷声。黄帮主看了看手表, 已经九点钟十分。他皱着眉头说道:「他们该不会不来吧?」俊哥说道:「应该 不会。因为他们也正急于找韩小林。」又过了十多分钟金陵帮的一伙人终于来了。 他们显然是并没有把我们这群学生军团放在眼里。他们连司机也只有八个人。大 当家的没来。为首的是副帮主刘强,带着四大凶徒中的两人,和十三太保中的四 人,另外就是一个司机。他们都显得趾高气昂。一付盛气凌人的架式。
 
  金陵帮的副帮主刘强年纪并不大,在二十多岁左右。个子不高,瘦瘦的,脸 色苍白中带着隐隐的惨青色。看上去阴沉沉病靥靥的。
 
              第十二章节结局
 
  双方谈判开始,金陵帮开出的条件是我们如果答应替他们送十公斤的「货」, 前事一笔勾销。俊哥当然不答应。后来金陵帮见俊哥寸步不让态度断绝,就退让 了一步,把条件降为替他们送五公斤的货。俊哥凛然说道:「贩卖毒品不但害人 害已,而且也违反校纪国法。这类事情我们学生不可能做的,———我小兄弟韩 小林替你们送货,你们事先没有告诉他送的是毒品。我想如果他知道的话一定不 会答应的!这件事还请贵帮能大人大量高抬贵手放他一马。我们在金陵饭店设宴 给各位大哥赔罪。权当我们高攀与各位交个朋友,以后有何差遣定然在所不辞!」 我心中暗道:「金陵饭店?那可是超高档的饭店,听说一顿饭少说也要几千元, 俊哥我们穷学生哪里去筹到这么多钱?」后来我才知道是二哥李永清把父亲买给 他的二十岁生日礼物———笔记本电脑贱价卖了。
 
  刘强说道:「在所不辞?现在我叫你们做的第一件事你们都不肯,还说什么 以后?」俊哥说道:「违法乱纪的事我们不想做,也不敢做,我们还是学生,这 一点还请刘大哥能原谅!若有其他什么差遣我自是不敢推托。」刘强不再言语, 掏出一支烟来,点着了,吸了一口,慢慢的喷出来,随即狂风立时把烟雾吹散。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刘强。
 
  沉默中空中猛然打了一个响雷。雷声余响未歇,刘强蓦然格格格的笑了起来, 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石头起火!」我们都不由一愣,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这时对方除了刘强外的七人已一齐扑了过来。大概是对方看金刚长得壮实, 以为他是我们当中战力最强的人。这七个人中有三人同时扑向金刚企图首先把他 击倒。这时忽得又响起了一个炸雷。这次雷声之烈犹胜之前,把人震得耳朵眼发 麻。哦,不对这不是炸雷,而是金刚发出的怒吼。
 
  同时袭击金刚的三人是十三太保中的成荣、王海江、以及四大凶徒之一的 「铁拳」雷石虎。
 
  成荣一脚踢向金刚的下阴,王海江一拳捣向金刚的小腹。雷石虎一拳向金刚 面部轰去。
 
  金刚从三人出手中看出雷石虎最是厉害。自己的铁布衫不一定能捱得住他这 雷霆万钧般的一击。怒吼之后,金刚不理会成荣和王海江的攻击,一拳向雷石虎 的拳头迎去。
 
  两只拳头空中相遇,发出「啪」的一声,仿佛其中夹杂着骨头碎裂的声音。 我看出两人的脸色都现出痛苦之色。
 
  「势均力敌!」我心中一凛。对方果然是实力不凡,我们这几人中大概除了 俊哥外拳头就要数金刚最硬了!这时王海江和成荣的一拳一脚也到了。金刚此时 已无法抵挡,也不及闪避。他双腿一夹,护住了下阴要害。「卟」,那一脚踢在 了他在大腿上。同时王海江的那一拳也重重的击在金刚的小腹上。因为有受过捱 打的训练和气功护体,虽遭重击却未因此而有任何的停顿,立时反击。一肘向王 海江的下巴撞去。忽然我觉得眼前一花。一个人影抢了过来。紧接着「啪啪啪」 一连三脚全部闪电般踢在了成荣的脸上。成荣脑袋立即被踢成了一个「胖猪头」。 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二哥李永清。李永清笑着对成荣说道:「你偷袭老四,我来 偷袭你,大家公平交易。」那个成荣也不愧为十三太保之一,受到如此连环重击 仍未倒下。他晃了下脑袋,又恶狠狠的向李永清扑过来。
 
  他们错估了俊哥的实力,与俊哥交手的是十三太保之一的「飞刀」陈万涯。 陈万涯见俊哥文弱的架式,并没有打算放飞刀。说是飞刀,其实就是短匕首。听 说这家伙能同时连珠放出六把飞刀,而且能全部准确无误的命中目标。陈万涯大 概是觉得不用放飞刀,只手持两把匕首向俊哥扑过来。俊哥还没等他到身前已怀 个箭步抢过去,一拳向陈万涯的面门轰去。这一拳的速度快得用眼几乎都无法看 清。
 
  「爆裂拳!」
 
  俊哥使出了他自创的爆裂拳。
 
  这一拳击在陈万涯的脸上。我立即听到「格格」某种东西碎裂的声音。然后 便见到陈万涯的脸上鲜血四溅。但俊哥并没停手,拳头像急风骤雨般的向陈万涯 的脸上身上猛轰过去「啪啪……」在短短的几秒钟内我估计倒霉的陈万涯至少捱 了二十拳!最后俊哥一记重拳狠狠的打在陈万涯的下颔上,把他打得飞出去三四 尺远,重重的摔在地上。陈万涯像条死鱼般的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俊哥一反常态, 出手竟是狠辣无比毫不留情。
 
  后来我问他什么原因。他说:「这些黑社会人物几乎都是心黑手毒的亡命之 徒。和他们打交道,要么是容情不出手,既然动手,一定要出手不容情!
 
  我心中一沉:「现在双方都正好是人数相等,七个对七个。金陵帮副帮主刘 强本来负手一旁并未打算亲自出手,但看到俊哥的身手后再也闲不住了,他那两 只白果仁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俊哥……我的对手也来了。对方的那个司机手中握 着一把匕首向我逼了过来。不要看他是司机,能为帮主开车子的,其实同时也是 帮主的保镖,实力不容小觑。
 
  「空手对操家伙的?那不惨了!」我心中嘀咕道。而且这是我第一次经历这 种生死相搏的较量,心底多少有些发虚。
 
  暴雨如注,风烈似狂。狂风把黄豆大的雨珠吹散成细雾。天地间全部为这氤 氲的水汽细雾所笼罩。这些被吹散的小雨珠打在人脸上,让人又麻又痛……狂风、 急雨、迷雾、惊雷,这些使我看不清也听不明周围的战况。
 
  我和那司机缠斗了十多个回合。缠斗之中由于脚下太滑,我一不小心摔倒在 地。那家伙见有这个现成便宜,脸上笑成了一朵花,抢步来到我身前。我还未等 他出手,趁其立足未稳,一个戳脚式,一脚踹在他的小腿胫骨上。他也被绊倒在 地。地上异常泥泞。两人浑身都满是泥浆。但站起来后被急雨一冲,刹时间又冲 得干干净净。
 
  我和那司机斗到现在知道他出手虽快,但步法比较呆滞。武术有言:「打拳 不蹓腿,必是冒失鬼」俊哥说过天下没有无敌的招式。因为不管什么招式都不会 面面俱到,所以任何招式都会有破绽,也有相应克制的方法。但天下却有无敌的 打法。真正的高手其破绽都是一闪即逝,你根本无从掌握利用。而其中步法便是 关键,不断的快速移动变换方位便能使破绽消于无形之中。
 
  步法迟滞破绽必多,我完全可以迅速的冲到他身前打掉他的匕首。这个道理 我虽懂,但看到那家伙手中明晃晃的刀子心中就有点发怵。于是我们两人你来我 往各有顾忌,如牛皮糖般缠斗着。忽然在风雨交杂声中我听到了金刚忧急如焚的 一声惊叫。我心中一惊:「是谁有危险了?」我连忙转头看去。我戴着眼镜,风 雨迷蒙之中,只依稀见到一个瘦而高的人影胸口被金陵帮的人捅了一刀,倒了下 去!我看不清到底是俊哥,还是二哥李永清。
 
  我心中一凉:「死了???!」
 
  一股从未有过的炽烈火焰从我心头腾的燃起。我只觉得浑身灼热如炭。冰冷 的急雨,微寒的狂风,在一瞬间也变得沸腾起来。这时那司机扬起匕首又向我刺 来。一直游斗的我这次却丝毫没有退让,一把抓住匕首———可惜只差一点点就 握住柄子。在我掌心中有一半是柄子,一半是锋刃。由于手握得极紧,手指全被 割破。———结果就是我的食指差点废了,至今食指上月牙形的疤痕依然很清晰。 但当时我没有放手。其实在那时我一点也没觉得痛。这一来是因为我心神激荡, 二来,有经验的人也都知道大伤大痛在当初的瞬间其实反而没有太大的感觉。 
  那司机惊愕万分忘记了去继续夺匕首。我右拳猛烈的击在他的面门上。带着 我万分愤怒的一拳把这司机的脸立即轰击的开了花。那家伙捂着脸,大概是打得 有点晕头转向,忘记还手。我上前一膝盖重重的顶在了那司机的小腹上。俗话说: 「三拳不如一肘,三肘不如一膝」那司机在这一顶之下,立时痉挛的缩成了一团。 我上去又是一顿猛揍。估计那家伙一时半会无法再恢复战力。然后迅速向那个倒 下的身影靠拢过去。
 
  ———是二哥李永清。他一手捂着前胸,后背靠着一棵大树,与另外两个人 苦战着。
 
  此时雨势慢慢的小了。我看到二哥脸上苍白如纸,捂着胸口的手指之间赫然 不断有鲜血渗出!我心急如焚,几个箭步冲过去与他并肩作战……忽然风雨声中 传来「啪」的一声清响!
 
  ———那是枪声!同时听到刘强高声叫道:「住手!」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转头向那边看去。刘强手里不知何时已拿着一把手枪!与黄帮主为敌的是十三太 保中的「光棍」李金牛。看他的样子被黄帮主揍的不轻。这时李金牛嘿嘿冷笑几 声,一拳打向黄帮主。他认为黄帮主此时一定不敢回手。哪知道黄帮主脾气耿直, 也是一拳打过去,还没等到李金牛的那一拳及身,已把他打得踉踉跄跄倒退了好 几步。
 
  「啪」的一声枪响,黄帮主捂着腿跌倒在地!
 
  他真的敢开枪打人!
 
  我们这边的人都震惊无比。被二哥李永清踢得满脸开花的成荣狞笑着走过来, 一拳向二哥的脸上捣去。二哥胸口捱了一刀,鲜血一直不停的流淌着,身形也慢 了许多。这一拳竟没有完全避得开,———这一拳打在了二哥的肩头。成荣觉得 打得不尽兴,又是一拳向二哥打去。
 
  我看到二哥的胸口由于被刚才那一拳打得伤口嘣开,鲜血流淌的更急了。雨 水和着血水顺着衣服往下淌。此时二哥的脸色惨白如死,双唇也是毫无血色,被 雨水一浸显得浮肿而白茫茫的。我只觉得心中猛的一灸:「这样下去二哥会死的!」 我伸手架住了这一拳。我在出拳时一直用眼睛的余光瞥着刘强,这时隐约看到他 手一抬,我连忙扑倒在地。
 
  「啪」的一枪响,由于我的警觉,这一枪打空了。但我还是感到一阵强烈的 心惊肉跳。
 
  「难道我们此行要全军皆墨吗?」
 
  此时风雨之势更弱了。天色也亮了许多。忽然我听到俊哥低喝了一声:「呵 ———」不知怎么的,这声音虽低,却让人觉得整个空气都随之一颤,心脏也跟 着突的一跳。
 
  刘强本来苍白而隐现惨青色的脸上突然红云密布,如饮烈酒「嘘——,嘻— —,呼——,吹——,泗———」俊哥「呵」字刚完又接连不断的吐出这几个字。 
  大家都莫名其妙的看着俊哥要。俊哥的脸色异常慎重而紧张,脸上的汗水甚 至比雨势更急!刘强举枪,但不知怎么的,手臂似有千钧之重,怎么也抬不起来。 他挣扎了几下蓦得喷出一口血来,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魔法?咒语?………俊哥只念了六个字刘强便倒了下去」我疑惑万分的看 着俊哥。倏的我心头一动:「这『呵、嘘、嘻、呼、吹、泗』不是俊哥教我的养 生气功六字诀吗?这六字诀养生气功经常修习可以强身健体洗髓伐经。难道这也 有杀伤力?」
 
  事后我问俊哥是怎么回事。俊哥说道:「这也没有什么,这六字诀本来就是 分别与人的心、脾、肺、肝、肾、三焦相对应。通过特定的声波频率缓慢柔和的 震颤五脏六腑,就好像给它们进行按摩,促使它们运动。古代的中国人尽多奇才 异士,在那个科学尚不发达的时代却能知道声音共振的原理,并能用于强身之道。 这种轻微的震动对五脏六腑大有益处。但如果蓦然以破音猛的发出,人体对应的 腑脏就难以承受。这就像军队行军时经中过桥梁不敢用正步走一样,不然脚步声 共振就能使桥梁坍塌!」这时我才理解为什么六字诀吐字匀细且全是阴平发声。 
  这一场决斗以金陵帮大败而告终。按道上的规矩,他们不会再来找韩小林的 茬子了。贩毒事件终于告一段落,即使金陵帮的人不服输也只有另找时间再来决 斗。
 
  但是另外一个更大的危机又迫在眉睫。我们这边虽然得胜但也是几乎全挂了 彩。二哥的伤势最重。幸好当时他口袋里的准备请客的几千元钱阻了一阻,不然 说不准连性命都丢了。
 
  我们学校由于地处环境特殊对打架斗殴处分的非常严厉。为首的一般都会被 开除学籍。所以俊哥先和大家约定,回去后一致说是郊游时遇到了劫匪。
 
  风平浪静了几天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但不知怎么的,学校突然对此事又 展开调查。而且听他们的话音是有备而来,———看来他们一定是听到了什么风 声。
 
  这天晚上俊哥把我们几人都召集在一起。他用目光扫视了大家一眼,他的眼 神十分严肃。大家也都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他说道:「学校对那件事其实已 知道的一清二楚了!现在调查,一来是惯例如此,二来是想看看我们有谁还想抵 赖隐瞒。………所以学生处的人来调查大家也不必再刻意隐瞒什么!」
 
  大家听了都惊呆了。金刚诧异的问道:「学校怎么会知道的呢?」俊哥说道: 「学生处里面有一个朋友偷偷告诉我,我们学校里有金陵帮的人,是他们告的密。」 大家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在场的人都是心事重重。韩小林抬起头说道:「这件 事是因我而起,非常感谢大家帮我的忙……」我知道韩小林是苏北农村的,家中 很是贫困。上学的钱都是东挪西借的凑来的,平时沉默寡言,学习十分刻苦,如 果他去承认是为首的而被退学就太惨了。于是我按住他肩膀说道:「不,这件事 怪我……」
 
  俊哥摆了一下手说道:「你们都不要争了,我已经去过学生处了……听内部 消息要被开除。正式通知要三天后才出来……」
 
  俊哥要走了,我们一行十多人替他送行。大家心头都是十分沉重,也非常难 过,俊哥只要再过二三个月就要毕业了!
 
  那天天气很热………
 
  俊哥走后,我们按他临走时的吩咐,由我和金刚一起负责文学社。
 
  我与俊哥起先一直保持着联系,他的地址经常变动。接到他的最后一封信是 来自广东梅洲的。我再写信过去被退回来了。我去问金刚,他说也和俊哥失去联 系了。他说最近看到报纸上说那过发生一起特大火灾,是不是俊哥……我当时就 到学校机房上网想查查具体情况,但坐到电脑前,犹豫了半天,站起来走了。 
  「梅洲那么大,那有那么巧的事」我心中想道。
 
  但我知道这是自己欺骗自己,因为我怕真的在死者的名单上看到俊哥的名字! 直到现在我仍然不敢确定俊哥是不是在那场大火中遇难了。
 
                离别
 
  时光匆匆,不知不觉间我也要毕业了。开完毕业典礼的当天晚上,我一人在 校园内四处漫无目地的走着。
 
  南京的夏天很是炎热,但地处山头的金融学校在夏夜却格外的凉爽。
 
  「这是我在X学校,———也是我学生时代最后的夏天了!」我心中不由感 到一阵怅惘。
 
  我在校园内四处满无目地的走着。这里所熟悉的一切都将和它离别。以前的 时候每天看也学有觉得什么,这时看起来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的亲切,那么 的让人依依不舍。
 
  从明天开始大家就要陆续回家了。我突然十分想到教室去看一看。此时已是 熄灯时间了,教室那边应该很黑吧。我先去买了一支蜡烛,然后迳自向教室走去。 到了教室发现里面已经有十多个人了,大家点着蜡烛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小声的 交谈着。我看见韩老和阿峰也在,就走到他们旁边坐了下来。
 
  慢慢的大家陆续的来到了教室,没有人通知要到教室来,也没有一个人去找 别人来这里———现在想找人十分难,大家的行踪都变得无法捉摸。但最后竟然 一个不少的都来到了教室!
 
  烛光照着一张张依依惜别的脸。阵阵清爽的晚风吹过,其中也似乎都充满了 离愁别绪。也不知是谁先带头唱起了张学友的<<祝福>>,这首歌在校园内流 行了大约有半年, 几乎人人都会唱。
 
  因为小小年纪居然有痔疮,而被人戏称为有「痔」不在年高的李守志,性格 十分内向,平时三杠子砸不出一个闷屁来,当然更没人听过他唱歌,那天他唱了! ———虽然事后很多人反映那天歌声中好像多了一个喝醉酒的猩猩叫唤声。 
  「朋友,我永远祝福你……这一刻围着烛光让我们静静的度过,莫回首,莫 回头,今朝一别各西东……冷和热点点滴滴在心头,愿心中永远留着我的笑容, 伴你走过每一个春夏秋冬……」
 
  歌曲没有一个人能唱完,因为唱到一半时大部分人已慢泪流满面,唱到后来 更是泣不成声。烛光映着泪光,歌声夹着哭声……这一夜,大家仿佛是要把一生 的离愁与伤感都发泄出来……这天我直到凌晨四点钟才睡觉,早上起来时已有八 点多了。吃完早饭我去教室收拾东西。经过讲台时我看到讲台上放着一束绢花, 我微觉诧异,我下意识的抬头看黑板,上面写着「本想买束鲜花,可惜江浦太小 了,居然没有鲜花卖,只能以一束鲜花代替,献给大家,献给我们这个班级,祝 大家一路顺风前程似锦。」下面署名是林峰。
 
  「第一个走的居然是阿峰!我本以为他会很迟才走的,我平时和他了很说得 来,交情不错。从言谈中知道他对离校极为不舍。」阿峰这么早就走,让我很是 意外,同时心中泛起一阵失落茫然的感觉。
 
  毕业了,要带回去的东西很多。12号,父亲打电话给我说要派车子来接我, 问我什么时候走。我觉得这儿的一切都既让人留恋又让人伤感。我想早日逃离这 种黯然抑郁的气氛,就说道:「13号吧。」但说过之后立即又很后悔。
 
  多在这儿一天就可以再多看一眼这里的蓝天、白云、校舍………———以后 恐怕很难再有机会来了!
 
  于是我连忙说道:「还有一些事要办,16号吧!」
 
  我又在学位呆了几天,每天早晨都会被楼下送别的人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吵醒。 我走的时候已几乎没有几个人了,只有南京当地的几个同学还在……最终由于种 种现实的原因,我没能和江秀容在一起走上婚礼的殿堂。其实婚姻和爱情并不是 等同的一回事。爱情不能掺杂任何的目的和企图,即使是一点点其他的目的她也 不再纯真!而婚姻却在双方互相选择之初就有强烈的目的性。爱情是理想的,而 婚姻是现实的。这两者能够兼得的情况却是极少。没能和江秀容相伴终生,这成 了我心中永远的遗憾。
 
  但人生总会有一些缺憾。
 
  月有缺有圆,但也正因为有月缺才显得月圆的弥足珍贵。
 
  缺有缺的动人;圆有圆的丰姿。
 
  一帆风顺,没有一丝缺憾的人生,岂不是太平淡了么?其实没有缺憾的人生 本身就是一种缺憾!因为这样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
 
  这份至真至纯的感情,只有在心中开辟一片净土,把她深深的珍藏起来…… 而我分配进了一个大型国企,飞天纺织集团,里面有一万多工人,当然大部分都 是年青漂亮的纺织女……
 
                (完)